您现在位置: 支教支教心得

支教故事:班马拉莫的下跪助我坚定支教信心

2017-01-05 11:26:53 来源:中国教育在线

  “从现在起,我开始谨慎地选择我的生活,我不再轻易让自己迷失在各种诱惑里。我心中已经听到来自远方的呼唤,再不需要回过头去关心身后的种种是非与议论。我已无暇顾及过去,我要向前走。”——《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 米兰·昆德拉

  “老师,我还是站着吧。”

  说话的是班马拉莫,她是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马尔康市中学初二年级简老师班的学生。一次不经意的聊天,班马的班主任简老师和学校副校长武老师和我谈到了这个学生。

  班马拉莫从小父母双亡,爷爷奶奶又年事已高,基本丧失了劳动能力。近来更是因为爷爷遭遇车祸,导致家里再无经济来源可支撑这个飘摇欲坠的家庭。

  当天下午,我就把班马叫来我办公室,想好好了解一下她的近况。然而,她过来办公室却远远地站在了一旁。

  “班马同学,你请坐。”我笑着对她说,并用手示意了一下她身旁的椅子。

  “老师,我还是站着吧。”

  班马拉莫推辞着连连摆手。

  冬日的马尔康,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寒冷些。在办公室烤炉火光的辉映下,班马摆手时冻得通红的手引起了我的注意。

  “外面冷吧?快坐过来烤一烤火。”我把板凳挪到烤炉边,再次用手示意她坐下。

  这次,班马不推辞了。坐在烤炉边,只见她拘谨地搓了搓手。然后低低地问我,“沈老师,简老师说您找我?”

  在她就坐的那会,我仔细打量了一下她的穿着。一件并不怎么合身的深色棉袄外面,套着似乎很久没有洗过的校服。裤子照例是校服,鞋子则是一双有了年代感的布鞋。

  也就是在她就坐的那会,空气中突然传来一股熟悉而又刺鼻的味道。是的,这是冬日里每次去班级里上课,都能闻到的特殊味道。

  “老师,要不我还是站着吧。”

  也许是觉察到了我的异样,也许是为自己身上的味道感到自责,班马又准备起身。

  “不不不,你请坐,班马同学。”

  我赶忙摆手让她继续落座。是啊,这在藏区支教太平常不过了。即便来支教已经三月有余,支教地学校依然因为条件有限、经费紧张等原因,无法为支教老师解决洗澡问题。更不要说学生们的洗漱了。

  谈话中,班马告诉我,在她6岁的时候,父母就因忍受不了家庭的拮据而选择双双自杀。从此,她和时年3岁的弟弟就与年迈的爷爷奶奶相依为命。

  早些时候,爷爷奶奶还能依靠种地来勉强养活这个不幸的家庭。而现如今,奶奶因操劳过度患上了各种慢性疾病,爷爷更是因为一起车祸导致多处骨折而彻底丧失了工作能力。

  “沈老师,您真的能帮助我么?”

  在我宽慰班马,告诉她会有爱心人士帮助她时,她的双眼略微有点湿润,并一再向我确认,“沈老师,真的会有人愿意帮助我么?”

  她会这样不敢相信地问,我一点也不奇怪。简老师和我说过,因为考虑到班马特殊的家庭情况,她和学校多次向县上、州上进行汇报,希望得到相关部门的帮助。但是,据说报告一层一层往上汇报,最后都报到省上了,但是资助的消息却迟迟未曾降临。

  我不想让她再次失望,我更不愿看到她无助的双眼中好不容易闪过一丝希望,却又立刻被无情的现实拍打成巨大的失望,甚至于绝望。

  我从皮夹里掏出仅有的200元钱给她,并对她说,“班马,这是真的。这200元你先拿着,是有个阿姨委托我转交给你的。”

  班马迟疑了一会儿,似乎不相信这么快就有人愿意为她提供资助。她问我,“沈老师,您有那个阿姨的联系方式么?我想打个电话感谢他们,和他们说我一定会更加努力地学习,将来报答他们。”

  做一个懂得感恩的人,这是我非常乐意看到的一面。但是,我现在还没有找到那个资助人,要怎么和班马说呢?

  我笑了笑,用微笑掩饰了自己一时的尴尬。我告诉班马,因为资助阿姨目前正在出差,现在可能不太方便接听电话。等之后合适的时间,我会把联系方式告诉她甚至亲自将她带到资助人面前,当面感谢。

  班马相信了我的话。当我再次把钱递给她的时候,她收下了。但是让我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她竟然毫无征兆地跪了下来,抱着我的腿流着泪说,“谢谢老师,谢谢老师。”

  我赶忙把她扶起来,用餐巾纸帮她擦干了脸上的泪。鼓励她,“不哭不哭,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作为一名“双特大学生”,我也曾经接受过爱心助学。因此,我非常懂得班马的不容易。这也坚定了我当初为什么选择放弃高薪工作以及直接保送研究生的机会,选择毕业之后来支教。

  在支教的几个月里,我发现像班马这样可怜的孤儿诚然不是很多,但是单亲、大病以及其他各种原因导致的贫困情况却非常之多。我多么希望,有更多的社会爱心人士能够伸出援助之后,帮助她们度过当前的难关。

  在支教地夜深人静的时候,我总是会一个人翻看我曾在西南交通大学2016届本科毕业典礼上的演讲视频。每看一次,我的眼眶都会情不自禁湿润一次;每看一次,我的内心都会更加坚定当初的选择。

  “在我们中间,远洋留学者比比皆是,外企国企者层出不穷,自主创业者亦不乏其人。曾有发小不解地问我:为何放弃高薪聘请,选择毕业之后去支教?我说:“我想用一年的时间去做一件令自己一生难忘和感动的事情,你信么?”他笑了,我也笑了。但是笑过之后,我俩都哭了。

  我们不会后悔今天的选择。我也希望通过我们支教团的努力,能让支教地的孩子不再重蹈因短视偏见、因落后观念而辍学打工的覆辙……”

编辑:
收藏此页】 【 】 【打印】 【关闭
中国互联网协会网信认证              网站备案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