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位置: 支教支教心得

支教母亲杨海燕的“两地情”

2017-07-03 10:52:47 来源:新浪教育

  对口帮扶的一项重要内容。20多年来,先后有18批1086名福建教师志愿者,来到宁夏各地支援当地教育工作。他们不仅充实了当地的教师队伍,也带来了先进的教育理念。

  杨海燕,就是其中的代表。她是为数不多、连续两年主动申请支教的教师,不仅从无到有打造了一支享誉全市的乡镇学校合唱团,还发起实施了固原市乡村音乐教师培训计划,开创了“支教教师教当地老师”的先河。

  她既是一位老师,也是一位妈妈。她收获了宁夏贫困山区农村学生的爱戴,也千方百计补偿欠下自己儿子的“母爱”。

  宁夏回族自治区固原市原州区三营中学,一间普通的音乐教室里,五十多个孩子,正在为即将到来的原州区合唱比赛加紧排练。袅袅歌声,如清风徐来,高、中、低音错落有致。

  站在孩子们面前指挥的,是一位身材高挑、举止优雅的女老师。飘逸的长发,清秀的脸庞,淡淡的南方口音,与求知若渴、边听边唱的孩子们,勾勒出一幅生动的画面。

  下课了,孩子们一哄而上,“亲妈”、“后妈”叫个不停,各种稀奇古怪的问题也随之而来。

  杨海燕:以前学生比较害羞,不大爱讲话,你问他一句他不会回答你的,现在你说他一句,他能说你十句。

  不是去年有二胎政策吗,我说我少了生二胎的机会,他们说老师你不用生了,你有这么多的孩子!我一骂他们,就叫我“后妈”,一开始撒娇就是“亲妈”。

  2015年9月,作为第17批闽宁合作的支教老师,杨海燕即将从福建晋江动身,前往三千公里外的宁夏固原支教。所有的准备都很顺利,唯有与当年只有11岁的儿子分离这道“坎儿”,她迈得艰难。

  杨海燕:孩子从小跟我生活。他问我为什么想去?我说,那边的哥哥姐姐很苦,他们应该是比你更需要我。我就跟你请一年的假,我去做我自己,你自己一年可不可以?他说,那我想你了怎么办?我说,有网络。他说,我如果不同意你去,你肯定会不舒服,你去吧。

  三营中学是当地规模最大的乡镇中学。它所在的西海固贫困山区,素有“苦甲天下”之称。在固原,杨海燕渐渐意识到,光教好三营中学的音乐课还不够,要想让所有的贫困山区孩子都能接受良好的音乐教育,还必须要从培养当地的教师队伍抓起。

  杨海燕:就是想打破支教老师过来只是代课的困局,不仅把学生带出来,把老师也带出来,可持续的。还有,打破支教老师就在一个支教点支教的局面,创一个先河。 从教师队伍抓起。

  去年夏天,杨海燕支教期满,按规定将返回福建。但那时,合唱基地和年轻音乐教师的成长刚刚起步。杨海燕实在放心不下,再三斟酌,最后在征得家人的支持后,延期支教一年。

  在今年六月初的合唱比赛中,参加过基地校培训的乡镇学校,成绩大幅提升,曾经“很难拿到名次”的三营中学更是一鸣惊人,拿到冠军。这是原州区开展合唱比赛以来乡镇学校第一次超越城市学校。面对荣誉,杨海燕和孩子们却表现得淡定从容。

  杨海燕:我觉得最重要的是,带他们一起走过,一起参与过,不要硬跟他们说这是比赛,真正要给孩子们体验的感觉,而不是一定拿第几,不强加给他们这样一个想法。

  杨海燕的支教工作开展得有声有色,既得到学生的爱戴,也收获了同行的认可。然而,光鲜成绩的背后,隐藏着哪些心酸故事?

  固原市三营中学,几幢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破旧的老式筒子楼,孤零零地矗立在校园里。福建支教教师们的家,就安在这里。六十来平米的三室一厅,最多的时候住四个人。简单的几样家具,虽摆得整整齐齐,却掩饰不住七拼八凑的痕迹。

  屋子里最显眼的,就是地上、桌子上、墙角里堆满了五升装的农夫山泉纯净水桶,粗略数数,大约有四、五十个。然而,这些水,并不都是用来喝的。

  杨海燕:因为固原的水质比较硬,是苦碱水,用那个水所有的指甲会裂开,脚会起那种鱼皮疙瘩。在网络上买水,5升的水我们一天用3桶。在这儿洗头发,洗完以后,再用矿泉水稍微过一遍,否则整个头皮痒,掉头发特别多。一周,我觉得身体痒的特别不舒服,就进城去洗个澡,洗个头回来。

  杨海燕的屋子,位于进门处,一张床和一个旧课桌改造的简易梳妆台,几乎占满了整个房子的空间。杨海燕的床头,放着一部手机,一部平板电脑,是整个屋子最现代化的元素,也是她与远在福建的儿子最主要的沟通纽带。

  杨海燕:他不会做的作业,会拍图片、发视频过来,我告诉他怎么做。有一回给我打电话:“妈妈我今天完了,到现在为止我作业就写了一个字,我就觉得特别不爱做,趴在床上一个多钟头,怎么办?”然后我就电话开着一个多钟头,陪他做了一个多钟头。

  13岁的儿子,正处在青春叛逆期。在远离妈妈的日子里,有些事情可以请别人代劳,但有些事,只有面对妈妈才会敞开心扉。提起儿子,杨海燕眼里渐渐蓄满泪水,忍不住滚落了下来。

  相隔三千公里,作为母亲,杨海燕唯一能做的,就是想尽一切办法补偿儿子。

  杨海燕:我来之前,连着做了一个星期蛋糕给他吃。我说,儿子你吃的都不怕腻了。他说没关系,最好腻到三个月吃不了,然后你就(放假)回来了。

  “妈妈的味道”,常常折磨得母子俩思念之情欲罢不能。当杨海燕打算延期支教,再次征求儿子意见时,儿子再也忍不住了,哭喊道:“我才是你的孩子!”

  杨海燕:他反正经常骂我,他说妈妈你这支教是一种病,你得治,你今年不能再去了。所以今年其实我也挺为难的,因为从学校到市里一直都在挽留我;我儿子是已经是下最后通牒了:他说妈妈你如果再想去,可以陪我中考完你再去,高中的我可以住校了。

  两年的日子转瞬即逝。这几天,杨海燕的朋友圈里满满的离别与不舍。到了晚上,她才悄悄打点行囊,准备返回福建。但是,她跟三营中学的缘分并没有中断。学校为了表彰她的贡献,聘请她为名誉校长。只不过,她这个“名誉校长”在三营中学的日子已经屈指可数。

  三营中学的孩子们似乎也明白了杨海燕的心思,将难舍之情悄悄埋在心底。

  学生:要祝杨老师身体健康,能多陪陪自己的孩子,我们做人不能太自私。

  我想说,去了福建,要多想我们,要是去哪儿,照些照片给我们,少忙些事情,多陪陪自己的孩子。

  杨老师为我们付出了很多,希望杨老师能回来看我们,等大学考上了到福建去,去福建看杨老师,努力吧!

  杨海燕宿舍阳台的条桌上摆满了各种各样的多肉植物。这些都是她从老家特意带来的。而她的微信头像恰恰也是两株多肉植物,一大一小,紧紧依偎着,仿佛是她与儿子虽相隔几千里却依旧心心相牵的最好诠释。

编辑:
收藏此页】 【 】 【打印】 【关闭
中国互联网协会网信认证              网站备案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