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位置: 支教爱心助学

下乡支教山大学子再度出征 公益路上 他们已经走过十年

2017-07-13 13:33:17 来源:新浪教育

  暑期来临,山西大学教育科学学院2017暑期“三下乡”实践活动开启,昨日,随着最后一支队伍奔赴省城营村小学,该学院知行社三十多名队员的支教活动也全面展开。这样的公益支教,该社团已风雨无阻走过十年。

  7月8日晚,支教出征仪式在暮色中简短举行。这次活动,在河津市柴家乡庄头小学、永济市蒲韩社区,分别进行为期21天的教育实践活动。其间,三十多名大学生将在乡村小学开展艺术兴趣培养、成长主题教育、综合实践活动等多元课程,同时对受教儿童进行心灵呵护和家庭探访,为当地学校提供教育帮扶,为乡村文化建设建言献策。

  今日,已是蒲韩乡村夏令营的第二天了,大学生志愿者们一村一个点,组织当地儿童开展夏令营,教孩子们朱子家训、绘画、古诗、趣味数学、趣味英语等。

  这两天,知行社主席滕洋不断在QQ空间上直播支教近况:“河津市庄头支教第一年:13个人,成为庄头村小学支教的开山鼻祖。”

  “当年,第一届社团主席张阳、颜定胜两位同学,敲开我的办公室,畅谈支教想法的那一幕,仿佛就在昨天,我还跟着学生们一起支教,一起入户走访。”今年送走第十届支教队员时,教育科学学院团委书记任桂平无比感慨。

  下乡支教很辛苦,乡村条件简陋,吃的、住的,学生们要自己解决。所以,每次临行前,任桂平都要嘱咐学生要肯于吃苦。为保证教学质量,去年起,支教志愿者都要经过三轮选拔,优中选优。

  “十年知行路,为爱一起行”。娄烦赤土华小学、西会小学、平遥小学、清徐小学等乡村学校,都留下了知行社支教的身影,省城北张小学、卫华小学、晋阳街小学、营村小学、美之木特殊学校、明德学堂,都有他们常规支教的匆匆步履。十年来,知行社教育公益的脚步遍布三晋大地,始终为乡村基础教育、特殊儿童教育贡献着自己的力量。

  支教感言

  我是山西大学2015级教育科学学院教育学的杨锦丹,2015年7月我去太原市娄烦县赤土华村支教了,那次支教圆了我的支教梦。今年是我第二次去支教,我选择山西省运城市河津市柴家乡庄头村,这里是我的老家,是我小时候生活的地方。这个村庄经济有些落后,但村民都善良淳朴,村里的爱心人士也都很关注教育的发展,为小学捐款捐物,不过教育水平还是比较低。我在庄头村上过小学,这里的老师大都是专科毕业,未入编的年轻人和中年人,教育模式就是典型的灌输式教育,我意识到这样的教育是很难发展起来的,所以我想让庄头村的教育有些改变,让这里的孩子接触一些精彩多样的课程,让孩子们喜欢上学习,让他们可以和城里的学生有一样的教育机会。

  支教日记

  杨锦丹:2015年7月我去太原市娄烦县赤土华村支教了,那次支教圆了我的支教梦。今年是我第二次去支教,选择了河津市柴家乡庄头村。这个村庄经济有些落后,但村民善良淳朴,村里的爱心人士也很关注教育的发展,为小学捐款捐物。希望我们支教团队的到来,能让庄头村的教育有些改变,让这里的孩子接触一些精彩多样的课程。

  丁艳:“施惠勿念,受恩莫忘”,这是今天抄写的《朱子家训》中让我深有感触的一句话。支教这个想法是从2013年萌生的,却直到本次活动才得以初次实现。作为山西大学一名准研究生,算得上本次活动的大龄人了。曾经是一名初中语文教师,现在是一名蒲韩夏令营的支教队员,身份的转变并没有改变我的初衷:将爱传递下去。就像今天在村子里的阿姨身上感受到的关爱,正是爱的传递。“施恩勿念,受恩莫忘”将一直指引我前行。

  夏将瑜:我被分在距离寨子村不远的铁头村的一家幼儿园里住宿。这里相对于我的家乡天津,差距可以很明显地看出来,孩子的看护人多为孩子的爷爷奶奶,对孩子学习上的帮助少之又少,对孩子们的任性也多半听之任之。

  在我竞岗支教志愿者时,考官会捣乱地说:“某某某是城里来的,什么都知道。”当时我觉得很可笑。直到今天才发现,这种现象真的很普遍。对于村里孩子来说,能去永济上学是一件很光荣的事情。家访中暴露了孩子们的诸多问题,我希望能够用我的努力,尽量去纠正。

  相关

  曾经走在公益支教路上的知行人

  第一届主席:张阳颜定胜北京阳明教育有限公司创始人;第二届:郭文娟 香港中文大学博士在读;第三届:郭凯峰 华中师范大学博士在读;第四届:常琳 陕西师范大学博士在读。

编辑:
收藏此页】 【 】 【打印】 【关闭
中国互联网协会网信认证              网站备案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