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位置: 支教爱心助学

浙大支教队员的15天实录:一声“谢谢你们能来”的感动

2017-09-11 10:33:14 来源:新浪教育

  “路上(司机)就问起我为什么要来,聊着聊着就一路送我到了酒店……司机突然转过身紧紧握住我的手,用不太标准的普通话说‘小伙子谢谢!谢谢你们能来…谢谢!’关上车门转身一瞬间,雨后风吹来特别大,但手还是热着的。”在浙江大学红原支教队的微信群里,辅导员蒋瀚霆的的这段话底下跟着一串队员们感动哭泣的表情。

  从2011年开始,浙江大学每年8月都会组织一支校级重点支教团队前往阿坝州红原县进行支教。一周前,这支队伍启程来到红原县,开始了为期15天的支教。

  憧憬:一波三折的决定

  8月8日,四川阿坝州九寨沟发生地方。当晚红原支教队的队长收到学校的通知:建议近期前往四川的团队暂停实践活动。

  浙江大学红原支教队从每年五月开始面向全校招募队员,录取比例是10:1。整个暑假,队员们都在为这次支教作准备,甚至有在美国交流的同学早已计算好时差与集体的线上备课反馈。出行前的意外让队员们倍感担忧。

  地震新闻播报出来的三分钟内,红原支教队的队长就用微信向思索支教学校的老师发去了问候,并询问了当地的情况,老师们也给出了非常的及时的回复,告知她:“有一点震感,不过红原没什么事,你们放心来……”

  藏文中学的刘校长给队长发了很多小视频,向她展现了当时了红原的真实状况。他表示,红原当地地震很少,仅有的几次地震在草原上的震感也很小。虽然当地的情况给了队长一丝安慰,但是如何证明红原支教的可行性以及向家长、学校说明当地的安全状况,依旧是个棘手的问题。

  红原教育局给了支教队伍极大的帮助。在地震后的第三天,红原县教育局向浙江大学校团委出示了一份“红原县安全情况的说明”。文件中写道“红原方面会持续关注支教队员的人身安全,欢迎贵校红原支教队成员按计划前来支教。”这一份声明给所有队员们吃了一颗定心丸,大家满怀着憧憬在8月19日来到了红原县。

  感动:“谢谢你们能来”

  “全老师,你们住哪儿,我现在骑自行车把明天上课的内容用优盘给你拷过来好吗?”来到红原县的当天下午,队长接到了城关小学教务主任杨主任的电话。

  电话结束十几分钟后,正在休息的队员们忽然听到一声洪亮的声音“老师们好,你们辛苦了哦!” 一个穿着灰黑色外套、皮肤黝黑的中年男人带着亲切而温暖的笑容出现在了大家面前。为了让队员们好好休息适应高原反应,杨主任和队长们商量来到了藏家乐的另一个房间。杨老师用带着四川口音的普通话开始娓娓道来自己多年的教育工作经历。

  杨老师是一名数学老师,2010年大病了一场,手术后依旧坚持在教育一线,去年被提任为教务主任。杨老师说他很感谢浙大学子能不远千里来到这儿支教,给孩子们带来许多新奇有趣的事物,让老师们看到大城市里先进的教育模式。

  临走时,杨老师对队员们说:“真的真的,谢谢你们能来这儿。”

  付出:十五天换他们一辈子

  在红原县,队员们经常听到当地人对他们说:“谢谢你们能来这儿。”支教队队长说:“其实,我们来,是谢谢你们。”

  支教队员住在离县城3公里的藏家乐。藏家乐的老板是一位生养了两个儿子的藏族妇女。支教队队员老白说,这位藏族妈妈的大儿子在他们班上,上次还考了全班第一。

  “ 我的两个儿子都很佩服你们的。我小儿子说我自己以后也要考上浙江大学……谢谢你们愿意来到我们这个小地方啊。”藏族妈妈腼腆地笑了一笑,继续做手里的和尚包子。

  曾经有一篇《叔叔阿姨,别来我们这儿支教了》大力批判了短期支教的弊端,红原支教队在第一次开会时就把这篇文章印在了纸上发给队员们。“即使文章的表达有些偏激,但我们依旧要尽力避免这些问题,毕竟我们在这里十五天,但红原的孩子们或许会在自己熟悉的人情社会里生活一辈子。”队长宋文荟说。

  红原人们的支持和感谢让队员们更加感受到自己身上的责任,就像他们在九寨地震之后写在公众号推文里的那句话,“我们会带着感恩之情在执教中认真地体悟、思考和付出。”

编辑:
收藏此页】 【 】 【打印】 【关闭
中国互联网协会网信认证              网站备案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