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位置: 支教爱心助学

张其麦:在西北农村支教时,政府救活了我的学生

2017-10-16 10:56:46 来源:新浪教育

  2017年3月,我来到甘肃白银的一座山村小学,在那里参与了为期4个月的支教活动。

  总体来讲,山区里学校的教学资源是匮乏的,但是这种匮乏并非都来自于物质上的匮乏。

  其实刚来到山里时,对于学校的硬件设施还是比较震惊的。震惊不是因为条件太差,而是因为设施竟然都比较齐全。学校新换了金属结构的单人座椅,并且在每个教室里的黑板上都挂上了一个50英寸左右的教学用电子白板(说白了就是一个大屏幕一体机),学校也通着互联网和手机网络。

  除此之外,还有篮球、足球、羽毛球和乒乓球的设备以及单双杠,甚至学校里的学前班也铺着防碰撞的泡沫地板,还有小滑梯、小秋千、橡皮泥、水彩笔、大积木房子等等,实验室里也是摆满了实验器材和美术用具,设施还是比较完备的。而这一切都与我脑海中那个预定了的贫困山区学校的印象完全不同。

  后来我在帮学校做文件整理和检查时才知道,这些配套设施都是完全按照国家规定购置的,而且我所在的学校是前几年的重点基建对象,所以这些东西非常齐全。这所有的硬件升级,都是仰赖于党和国家对西北基础教育事业的资金投入。

  不过,即使配套设施相对齐备,整体来看,校舍的条件依旧是有限的。我所支教的学校只有5排平房,前两排作为教师们的办公室和宿舍(在一起)、以及学校的图书室和会议室。后续两排便是一到六年级的教室。由于学生人数越来越少,教室也显得比较空旷。最后一排就是学前班的教室、厨房、实验室、以及食品仓库了。

  校舍十分紧张,不少应该在规定里必须存在的设施,诸如心理咨询室,只能与其他教室合并在一起。而校舍的建设以及维护多半是要靠公益组织所联系的捐助来进行,比如我所在学校教师墙面及门的粉刷和更新,以及操场的硬化建设,就都仰赖于个人或公益组织的捐助。

  在西北的贫困学校,公益组织在其中起到了不可代替的作用,对于资源的积累和分配有着政府部门所不曾拥有的灵活和高效,但是不同的公益组织因为目标的不同各有各的侧重点,也有行欺世盗名之事者,这些就等到以后再说了。

  学校每天为学生们提供早餐,早餐有黑米粥、八宝粥、鸡蛋、馍馍,有时候是鸡蛋汤。粥和馍馍是学校花钱请当地的老百姓在学校里面做的,有时候中午老师备饭备多了就让学生领着碗筷来吃。下午一般会发水果或者牛奶来满足身体所需的营养,这个牛奶水果是全甘肃都有补助的。虽然无法与城市里面的教育资源做对比,但是相比较于我上小学时的情况,即便是在山里也是要好很多的。

  但是即便如此,学生的营养还是不够的。有些学生营养不良,身高很矮,有些会有夜盲症,这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没有足够的蔬菜供给。毕竟山里没水,几乎养不活蔬菜,而蔬菜的保存时效短,没办法及时补充,学校这边食材的供给基本都是一个月一供,本身的品质也不是很乐观,苹果多有损坏,鸡蛋也有些很干瘪。

  临近的静宁是产苹果的著名县,但是苹果品相如此不好,多有溃烂,实在不应该。鸡蛋或许是存放条件的原因,在干燥的黄土高原上,鸡蛋内部的蛋清和蛋黄常常干瘪,有些发生了胶质化,无法食用。由于存放条件的缘故,这些食材或许在营养方面会有一定折扣,但想要短期内改善条件,也确实有一定难度。不过令人放心的是,学生的学生奶质量还是相对不错的。

  至于肉,学校是没有的,家里一般也不会吃,都是养一年的大肥猪,过年的时候宰了,把肉腌上吃一年,有了贵客(像我)或者馋了会偶尔吃点。而这还是条件还不错的一部分家庭,条件不好的可能就比较困难。学校定期组织孩子们体检,如果健康有异况,基本都是营养不良。我自己回来的时候也觉得有些缺乏营养,这还是在我每隔2周去一次县城的前提下。

  山里的生活依然有半自给自足式的感觉,人们吃的都是自家产的粮食、土豆、鸡蛋,一年到头的收入毛利可能还不足1万元,还要留出一部分为孩子们的学习所用。我的大多数学生,家里都会有一个大人外出打工,更糟糕的情况也时有发生,有的学生母亲离家出走了,也有的父母一方早逝,小小年纪就生活在单亲家庭当中。当然并非所有学生都如此,也有在外打工家庭条件好的偶尔会开车去县城,而且这类学生的比例也在不断增大。

编辑:
收藏此页】 【 】 【打印】 【关闭
网站备案信息